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过激雷凯吹

疯子与魔女的爱情,肯定会轰轰烈烈。

——灣家人❤

【雙黑】Liar─01

*此篇只有01的前三分之一。


*集體醫生向# *背景架空# *OOC上線中#


*大雜燴的概念#


*內含一堆雜七雜八的名詞。(#


※採對談方式※
/////

——刺眼燈光,冰冷台子,精密儀器。



———三者同時存在於某處狹小房間內。

手臂上的刺痛感似乎是由眼前的針筒所帶來的,最初的疼痛逐漸至微弱,雙眼也越來越疲倦。闔上眼前幾秒,一群白大褂團團圍上了我,人群中甚至看見了那熟悉的身影在喃喃自語,眼皮...好重...再也…撐不住了…


“睡吧…對…。”


男人低語的呢喃,似乎是在對之後發生的事情訴說著,


 “病人織田作之助已於下午8點07分死亡”女聲淡淡道出死亡宣告。

七個小時的奮鬥最終還是失敗,彷彿死神就站在他們眼前嘲笑著這些時間來的努力,祂看上眼想帶走的人誰都阻止不了,亦或是自己親手毀了他?拜託...誰能告訴我答案。“對不起…織田作…”男人的微長髮絲遮住自己半張臉,沒人能說出他此刻現在的心情,只能默默地逃離名為手術室的狹隘場所。


頂樓上吹起一陣又一陣舒適微風,彷彿可以帶走一切不順遂的事物,對他來說卻是無用。太宰治強忍心中的悲泣,“一滴”眼淚緩緩順著俊俏臉龐滑落下來,這也許是他這輩子唯一一滴眼淚了也說不定。


“織田作...這樣就行了吧?”問題答案再也沒有人能回應。


/////


────────────────────────
  

 地點:美國華盛頓大學醫學院


明媚的病房內,嬰兒用著充滿極度好奇的大眼望了望周圍陌生的環境,新手父母難掩心中喜悅感,迫不及待地想幫手中呵護的小寶貝冠上屬於他們的專屬名字。


“親愛的~安柏(Amber)這名字如何?”母親逗弄著環抱在雙手上的小寶貝,對著眼前充滿溺愛的父親說著。


“不好,安柏感覺像數學老師的名字”孩子的父親直接否認掉這名字,似乎連思考都不肯。


“你倒是去找個叫做安柏˙安德森的數學老師讓我來看看。”病房中充滿了各種談笑聲、洋溢著溫暖陽光。


“還是算了吧,瑪克辛如何?瑪克辛˙安德森很可愛,不是嗎?”


“的確挺不錯的!親愛的,你能相信我們創造了這個小生命嗎?,”


“我知道,很不可思議。嘿~小傢伙向小熊先生打招呼”將手中的小熊舉了起來晃了幾下,漸漸感覺到一絲不對勁。


小傢伙居然什麼都沒吃怎麼吐了?只見母親用著極為擔憂的眼神向外頭急急忙忙穿梭於各病房的醫護人員。


“親愛的,你知道我們不能再麻煩他們了。”“可是…”“好吧,乖乖待在這。”


男人果不其然走到產房外,憑藉著自己的記憶,在這猶如迷宮般的醫院中找到護士並尋求醫生協助。男人將實情一五一時說了出來,並強調這是他們第一個孩子,也有可能只是他們夫妻倆太大驚小怪了。


沿路上,“醫生”強調應該要找兒童科醫生,而不是找一個只會接生的醫生。一入病房從媽媽手上一把接過嬰兒,將手指在嬰兒臉頰撥弄幾下,露出一張疑惑的臉道出“有點反應遲鈍。”隨後又將手放置額頭“你們不覺得她有點燙嗎?”才剛語畢不久,女嬰開始輕微抖動,逐漸由輕微轉至激烈。“不妙!嬰兒再抽風,快把急救車推來。”原本專屬醫生的溫柔嗓音,變得不再那麼溫柔反帶點急躁不安。


“什麼?到底怎麼了?”夫妻倆異口同聲說出他們內心中的疑惑。


“快點!我這裡需要幫忙。”


“需要輸液嗎?” 幾秒鐘的時間,房間門口多出的好幾個連忙趕來的護士問起房內正在急救的醫生。


“不,用氯羥安定(Ativan)就好,另外把那邊的簡易呼吸器拿來。”一手將呼吸器面罩放於女嬰的小嘴上,另一隻手可沒閒置反倒是緩緩地壓著球體氣穰,試圖想將她的呼吸藉由這些動作找回,不料卻沒甚麼效果。


────────────────────────


寂靜的醫師休息室被電視傳出的連續劇聲音佔據,可以聽清楚劇中台詞…


“核磁共振(MRI)結果出來了。”醫生看向病床上插滿各種大小管子的女性病患,眼神不時透露些許悲憫眼神。


“然後呢?” “和我們預料的一樣事故導致嚴重損傷…”


“失憶症”一個默默守在電視前的男子竟然是同時間說出了和戲中醫生一模一樣的診斷,還不只這樣,男子還將藏於自己大衣中的零食拿了出來長腳更是大喇喇地擺放在桌上。


“我很抱歉。” “何必道歉,我只是無法相信罷了…”


眼見全劇最高潮的段落即將到來,休息室大門卻是被兩個身穿白大褂的生物硬生生推開,被打斷興致的男人狠狠瞪了瞪門口。其中一個接生醫師往視線傳來的方向看過去臉上掛著的微笑瞬間被提到最大“來我們休息室享受啊太宰!”說話的同時自己卻一屁股坐進沙發上。


“唉呦這是甚麼話,我只是來找點牛奶配咖啡罷了,可惜你們似乎沒有了。”毫不猶豫地說出自己原本的動機,卻沒說出自己想偷懶的這個目的。


“安德森家的孩子怎樣了?”又是一個陌生的聲音,似乎是剛才推開門的另一人。“孩子在發燒” “等等,別跟我說孩子還在抽風” “沒錯,那對夫妻會驚慌失措也是理所當然的,我不得不花一個鐘頭對付他們。明明接生時那麼完好無缺,要說責任的話應該找兒童科醫生。” “那麼現在怎麼樣了”那人剛想把加了牛奶的咖啡拿給太宰,誰知道只是轉過身,沙發上高挑纖細的身材已經無影無蹤,留下僅剩碎屑的餅乾袋。


僅靠些微線索的太宰治不由自主地走到安柏˙安德森所處保溫箱前,保溫箱前不僅有太宰治的身影同時還多了一個身穿白大褂的女人。原本前往保溫箱的路途上只有一人,沒想到在抵達前幾步,又是出現一個熟悉背影。“這不是太宰嘛!你竟然會來這裡真是稀奇呀。”女人臉上浮現出一抹不明的笑意。


“真是的紅葉大姐,怎麼那樣說呀!先不說這個了先處理他們吧。女嬰安德森,順產出生42小時,6小時前突發抽風送入加護病房,診斷為腸哽阻”太宰治一一把所知道的線索從嘴中念了一遍,一旁的紅葉還是用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太宰。


“太宰你知道嗎?我依舊不敢想像你居然和病人待在同個房間甚至還記起病人名字!記憶中的那個太宰應該是拚死也不會與病人說話的才對啊。”看來紅葉還是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沒長牙之前他們不會很煩人。下一個男嬰豪森,同為順產出生48小時在安德森前被送入加護病房,不明原因高燒體溫持續升高”太宰將男嬰病歷草草翻閱一遍。


“太令人驚異了!你整個上午在婦產科休息室閒晃,聽到兩個小孩生病就這麼心急過來了解情況,真可怕。” 尾崎紅葉伸出一隻手想撫上兩個無助小孩的臉頰卻被太宰一句“別碰”給打斷。


“我敢肯定醫院內絕對有傳染病傳播。”太宰幾乎是斬釘截鐵地對紅葉說著。


眼前的女人不但不認同反倒笑著說“和這兩個小孩的病完全沒關係。”太宰沒把紅葉的話聽進耳中還繼續說著自己的推論“他們在4小時內相繼發病,同一產房,產後病房相鄰傳播完全可能,看看他們有相同症狀。”


看來他真的太久沒出診腦子不好使了,紅葉無奈搖了搖頭“安德森女嬰是腸哽阻,無論他們病床多近,我肯定他們不會共享同樣的梗阻物”
“不 大姐你懂腸梗阻在病歷上是什麼意思的。一般來說我會說是病人的腸子受阻,不過我敢肯定您有更高深的見解。這表示某些無技術無責任心的醫生認為病人腸部有受阻情況……”太宰尚未語畢卻聽見耳朵旁出現一陣優雅笑聲。


“好吧 你不高興,一定是他們把你從休息室趕出了!”紅葉的話明顯就是戳中太宰痛處(實際上沒有),藉此太宰治並不想繼續和她爭論甚麼。


正當紅葉想繼續調侃太宰時,後者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張X光片,“說真的如果你想要,我可以搞一把腫瘤科休息室的鑰匙給你。”紅葉的一片好心卻是換得太宰的無語。


一陣無意義的調侃,他們還是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太宰治心想與其站在這裡受大姐調侃倒不如回專屬辦公室找“他們”討論還比較好,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果真將紅葉毫不留情地丟在那裏自己逃走。


左手將辦公室的門推開;右手則是將一本不知從何摸來的厚重醫學字典不偏不倚地丟在正躺在躺椅上小睡片刻的中原中也身上。多虧這個衝擊讓他身上的瞌睡蟲一隻不留地通通逃走。


“起床,我們去打獵了!”太宰一進來就丟出讓人不解的句子。


“獵什麼?”最先提出疑惑的竟是在場唯一的女性──與謝野晶子


“獵什麼?當然是病毒囉!”

***

先停一下,後半不久後揭曉 (*゚∀゚)


希望能生的出來(´・_・`)


评论
热度(11)

© 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