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过激雷凯吹

疯子与魔女的爱情,肯定会轰轰烈烈。

——灣家人❤

【太中♀】You are a apple of my eyes─2

我是可愛的01

 

*大概是個生子文吧(?

*無法接受者還是趕緊離開。

*不走就沒機會了。

*依舊是太中♀。

*OOC照常營運中。

*基本上甜到炸掉。

就是如此愛中也小姐。

///

 

自太宰上次出完任務後,一個月悄悄地溜走,正好也是中也懷孕將近五個半月的時期。

 

上次到國外出差雖然只是國外的新組織盯上港口黑手黨分部這種小事,但對手也不是省油的燈,所幸還是完美的落幕。太宰在妻子懷孕的期間向森鷗外提出了數次要求更換出任務的人選,不論森鷗外怎麼問理由,得到的回答終究只是”想花多點時間半在中原中也身邊罷了。”但他卻沒說實話,事實上太宰治是想陪她度過可能會流產的危險期,直到胎兒的跡象穩定下來才敢放心。

 

此時太宰卻是突然被中也叫出去出任務,中也心想"盡是一直待在家中陪伴自己,也是會無聊的吧?"太宰表面上雖然看起來是對工作不付任何盡責心,實際上往往工作上表現最為出色的卻是他。然而,家中快要多增加一張嘴巴,開銷甚麼的是必是會增加的吧!要不是自己被規定不能外出工作,所以賺錢養或他們母子的任務自然落到太宰治頭上了。

 

"不知道太宰那傢伙現在怎麼樣了?"中也一邊輕輕地坐在沙發上感受著因重量而下沉的皮製沙發,一邊看著紅葉將一盤盤菜放在自己面前後,坐在他旁邊的位子上。

 

“太宰他一定沒問題的,現在的他是你的丈夫,港口黑手黨的幹部之一,這種任務沒甚麼難的。妳啊!做妻子的要相信丈夫,這麼一來,對方也會相信你的。”紅葉輕輕撫上中也白皙的手背,試著讓她不要那麼操心,紅葉不禁心想"出個小任務都能這樣了,去國外出差的話還得了?"

 

中也可能自己從未查覺到吧?每當紅葉半夜進到她的房間時,臉上沒有一次是沒有掛著兩行淚痕,一張嘴總是呢喃著熟悉不過的名字:太宰、太宰、太宰......

 

第一次看到如此景象的紅葉回想起那天太宰治第一次用著那麼真誠的心意來拜託自己好好照顧她,除了拜託紅葉還家裡照顧中也之外,未出門前還一直叮嚀自己一定要讓中也吃東西,知道自己妻子孕吐的非常厲害,連太宰自己都非常緊張。

 

"我知道了。"

 

在紅葉的勸說之下,中也便決定要相信太宰。此趟任務僅僅是太麻煩才會造成這麼久,中也心中有著太多事想要告訴對方,才會變的這麼著急。

 

"再這樣下去,小心孩子出生後會變成急性子也說不定!"說完紅葉用袖口遮住嘴角的笑容

 

"這可不行!"回答之所以如此之快,是因為中也不希望孩子像自己一樣急性子愛操心,而是希望能快樂長大。

 

"不說了。吃飯吧!"

 

拿起筷子的瞬間,玄關傳來一陣聲音。中也放下筷子,心中充滿著期待往玄關的方向走去。

 

果不其然,真的是他,是那個足以讓她流淚一晚上的男人。

 

"太宰,歡迎回來。"看似一個簡單的擁抱,卻參雜著諸多的思念。

 

“呵呵,只是分開一段時間罷了!”說完卻還是把手放在那人的頭頂上,開始亂揉那滑順的橘色髮絲。”在我不在的期間,你還有吐嗎?”

 

"比之前的情形好多了。話別說太多,準備開飯了!"嘴上雖然這樣說著,實際上現在的中也卻是更加想聽到專屬於太宰治的低沉嗓音,但她卻不願將心底的想法說出來,畢竟太害羞了嘛(劃掉)。

 

兩人在門口凝視著對方,誰都沒有說話,都只想享受眼前彼此的一切,良久後太宰才像是想起甚麼一樣開口打破了沉默。

 

“我不在的時候,醫生有說孩子的性別嗎?”太宰用著一雙與工作時不同的鴛色眼眸望著身下的小矮子(劃掉)妻子。

 

“有啊!你覺得是男生還是女生?”中也仰起頭用一臉你絕對猜不到的表情看著太宰。

 

“痾……我覺得是雙胞胎?”不為什麼,這是他心中第一個想法。

 

“這樣你都知道啊!”中原中也還以為太宰治根本猜不到會是雙胞胎,當他說出答案,整個人呆愣住。

 

看著身下人呆愣的神情,某隻不乖的手重重放在了她的頭髮上,開始使勁地亂柔亂弄,不一會兒對方開始暴躁起來,但很快的又被安撫下來,原因都是她那不成熟的另一伴怕會動了胎氣會不舒服。

 

“你是甚麼時候知道性別的?”安撫結束後,太宰輕柔著她的髮間。

 

“上一次產檢,貌似是一個月前吧!”

 

“下一次是什麼時候?”

 

“正好是明天。”

 

“要我陪你去嗎?”

 

“隨便你。”她知道不管回答什麼,太宰治都會跟自己去。

 

雖然太宰都會想盡各種辦法抽出時間,可惜產檢的日期往往都是他出任務的時段,所以每次都是由紅葉陪伴他一起去,可憐的太宰治永遠都是最後一個知道內容。

 

“唉!我只能犧牲我的休假時間陪你去無聊的醫院。”表面上這麼說,但他比任何人都希望是由自己陪他去而不是讓別人陪伴她,即便是他最尊敬的大姊也一樣。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啊!”像是賭氣般的把身體轉了180度,背對著思念已久的人。

 

知道眼前的人一定在生悶氣,正想將她一擁入懷之際,眼角餘光突然看到一身和服的女人站在一邊旁輕輕地咳嗽了幾聲。

 

“咳咳咳。”

 

見的不那麼閃光時,紅葉才出聲提醒他們。只是剛剛在一旁隱藏氣息關鍵他們的舉動,再加上先前的種種,尾崎紅葉很欣慰自己從小開始帶大有如自己女兒的中原中也能嫁給了一個好丈夫,很感謝這個男人出現在她的世界中,要是自己也能這樣被上天眷顧該有多好,紅葉不自覺地露出一抹苦笑。

 

“太宰你回來啦?來吃飯吧,一定餓了吧?還是你想先去睡覺?”如果再次放任他們秀恩愛,桌上的菜早就冷了。紅葉不禁心想“他們倆個之間的火花,應該是可以把飯菜加熱到最後變成黑炭的地步吧?”

 

“大姊……吃飯好了。”太宰又趁機揉了中也的髮絲後,屁顛屁顛的(劃掉)跟在紅葉後面走進飯廳。

 

晚飯後,紅葉催促著太宰早一點去洗澡才得以早點休息,出任務自然是累人的。等待他洗完澡回到客廳,中也和紅葉也收拾乾淨了,紅葉讓中也去洗澡。現下客廳只剩太宰和紅葉獨處,相較於太宰治的不自在感,另一邊的尾崎紅葉倒顯得從容自在。想打破沉默的太宰決定想先跟紅葉道謝。

 

“謝謝大姊您百忙之中還來替我照顧中也,而沒有黑手黨總部。”

 

“呵呵!你才沒有這麼客氣呢。更何況自己的女兒我不來照顧誰要來?我還幫你們帶來一些日常用品,省的你們麻煩。”

 

“不管怎樣,我都由衷的感謝大姊你。”

 

“別再說這些話了,你出任務也是種照顧她的方式,想讓她安逸的生活的話這就是你的責任了!你們兩個都辛苦了。還有等等我要回總部一趟,想必積了不少的公文了吧!”聽見浴室的沖水聲停止,紅葉用袖口遮住兩人的咬耳朵。聰明的太宰一定知道這是紅葉特地留給他們的兩人,哦不!是四人時光。

 

“記得好好把握哦!還有中也她那脾氣絕對不會說出她很想你這種話。另外,每個晚上去房裡看她時,臉上都有淚痕,口中還呢喃著你的名字,懂嗎?”說完紅葉拒絕來自太仔的護送,自行離去。

 

洗完澡的中也回到兩人的臥室,看到太宰早早蓋好棉被,坐在床上看書放鬆,看起來像是在等待甚麼般。

 

穿著櫻花粉的半身群睡衣的中也小心翼翼地爬上被窩,今天的中也很高興今天鑽進的被窩終於不再是一個人的冰冷,而是暖呼呼的幸福。

 

太宰早已放下書本關注著她的動作,深怕一不留神出了甚麼差錯。將大手撫在對方背後,憐惜地吻著她的頭頂,他們就維持這樣的姿勢開始聊起天。

 

“大姊呢?”

 

“先回去了。說要處理公文,過幾天才會回來。”

 

“說的也是。大姊為了我拋下手邊的工作就來了,你說我該怎麼彌補?”中也此時像是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驚慌失措。

 

“等孩子出生後帶去總部打擾一趟吧!”手摩娑著橙色髮絲,手又悄悄往下滑來到剛洗完澡呈現緋紅的雙頰、下顎,手指輕抬起臉龐,薄唇貼上她的。其實同時也是他渴望的親密,現在的太宰只只想將對方壓倒在床上,好好疼愛一番。好幾天的分離他思念著她的溫柔、聲音、壞脾氣,卻因為對方有孕在身,只能這樣來減緩慾望。

 

結束了長吻後,大掌覆上微凸的小腹,眉頭深鎖。

 

“怎麼還是這麼小?”太宰治會這樣說不是沒有原因的,根據先前看過關於懷孕的書籍,懷孕快六個月的肚子是不會如此的小。

 

“我都有好好吃啦,可能是我的體質不易發胖吧!”她不敢說出實情。其實她懷孕五六個月,只胖了不到四公斤,因為先前真的吐得太厲害,即便努力吃回來但肚子還是那麼小。

 

“任務很累吧?”中也趕緊轉移話題

 

太宰開始解釋起這次為什麼拖這麼久才完成任務,在留宿的地方有個美女一直推薦自己,起初的我還著迷於對方的美色,後來舉起了無名指。果不其然,那美女馬上跑的不見人影,彷彿擁有隱身術。

 

一開始中也聽到前半段是極度不高興,可是後半段又讓她的心情從谷底升到巔峰,代表在太宰治心中還是有她中原中也存在。正當她沉醉在粉色泡泡中時,太宰一句話,又讓她掉落谷底。

 

“不過呢......有位美艷動人的女人還留在原地,眼神似乎在盡力挑逗著我。”

 

“那你......”中也心中滿腹的不愉快,原因大多都是指向那女人意圖不軌。再加上先前聽說過,女人懷孕時男人總是強忍著慾望,有些男人甚至堅持不住就......

 

“當然是冷漠無視,迅速通過她回到房內休息。”

 

“很好。”別過頭。眼睛焦距在床尾,她在吃醋。雖然太宰的反應她很滿意,但想到外面有那麼多女人在......心中的怒火不禁油然而生,明白生氣對孩子不好,但她還是有點不滿。

 

“怎麼了?”手提起下顎,將中也的視線強行對著自己,表情溫柔的能出水,他只想讓以前的小人開心起來。

 

“那......她美嗎......?”別過臉小聲問道

 

“是挺美豔的,但遠不及你”聽到太宰的回答中也才完全放心。

 

“這些天你有想我嗎?”從紅葉大姐那裏掌握到有利情報,她想逗逗中也。

 

“沒有。”瞬間將臉撇過一旁,嘴裡嘀咕著。

 

“哦?真的嗎?那又是誰每天都帶著淚痕入睡的啊?嘴巴還不斷喊著我名字的人是誰啊?”

 

又將中也的臉強行扳回來,仔細瞧著因為害羞倔強而顯得更紅的雙頰,這表情實在百看不厭,勾起他玩味的一抹微笑。

 

“一定是大姊說的!”中也心裡有了底。

 

“你好煩,我要睡了!再見。”將太宰的手拉開,躺到一旁空的床位,把被子蓋過於臉,許久沒見面就這樣睡了,居然還是側睡?

 

“明天要產檢,早點睡也好,呵呵”看著中也的反應,太宰不禁嘴角上仰。長手一伸關掉床頭燈,房間內瞬間一片黑暗。

 

躺在中也身邊將她蓋過臉的被子往下拉,手習慣性地放在對方腰際,越過身子在臉頰上落上一吻。

 

“別害羞了,早點睡吧!”躺回床上,中也轉過身來面對太宰,這樣的反應令太仔滿意透了。

 

“晚安。”

 

“晚安。”

 

兩人相擁入眠

 

TBC

 

评论(8)
热度(66)

© 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