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过激雷凯吹

疯子与魔女的爱情,肯定会轰轰烈烈。

——灣家人❤

【太中♀】You are a apple of my eyes─4

 #忘记的要去翻1~3哦www

*大概是个生子文吧(?

 

*无法接受者还是赶紧离开。

 

*不走就没机会了。

 

*依旧是太中♀。

 

*OOC照常营运中。

 

*基本上甜到炸掉。

 

就是如此爱中也小姐。

///

 

 

缓缓推开病房门,中也靠在凸起来的床背上,身上只穿件简易的棉质衣服,平常一贯绑起来的头发现在却各自散落在肩头上,些许发丝还落在怀里用包巾包着的婴儿身上。

 

没错,那是他们的孩子。

 

中也的眼神中尽是满满的母性所拥有的光辉,纤细的白皙手指轻抚著小婴儿白嫩的双颊,这一下是摸的多么地小心翼翼,仿佛是在对待这世上的稀有宝物般,中原中也的脸上带着名为“幸福”的笑容。

 

“中也!我们进来啰!”敲门声伴随着熟悉的声音映入耳中。

 

尾崎红叶走在其他两人前头,将手中提的东西放在床头的柜子上,说明她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自己的孙子(划掉)了。

 

“大姊,首领,太宰。”(別问我为毛中也现在还叫自家老公太宰。)

 

看到最熟悉的家人(?)来病房探望自己,中也依依不舍地将视线从孩子身上移开。

 

“给我抱一下吧!中也,好可爱的孩子。”红叶第一句话竟然不是慰问自己的弟子,而是先问候小婴儿,让中也愣了一下。

 

所幸发楞的时间不久,中也也将手中的孩子交到红叶手上。孩儿仿佛陷入了沉睡,一点也没有被外界声音干扰。白嫩的双颊、淡粉红的小嘴、小小的胸膛一起一伏。

 

“首领你看,是个健康的小男孩呢!长相似乎也有遗传到太宰,要不你也抱抱看吧。”

 

“对了,当初不是说是双胞胎!那另一个孩子在哪里呢?”被冷落在一旁的森鸥外将自己的疑问提了出来。

 

“恭喜您生了一男一女,可是小女婴的身体似乎不太好,不太适合将她带离开保温箱。”中也将医生当时的话重复一遍。

 

红叶小心翼翼的将孩子交给首领,虽然森鸥外是一名医生,但这似乎是他第一次抱小婴儿。凝视著孩子的睡颜,不禁让森鸥外逐渐放下黑手党内的繁杂琐事,脸上悄悄地露出一抹笑颜。

 

“的确是很可爱的孩子。”

 

“赶快让孩子的爸爸也抱吧!”

 

太宰小心翼翼地接着孩子,双眼注视著他的儿子,细细感受著怀里传来的软热,也跟其他两人一样扬起喜悅的笑颜。

 

中原中也和尾崎红叶看着太宰的反应和婴儿,撇过头说着。

 

“中也和这孩子……就麻烦你了太宰。”

 

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一向护著自家弟子的红叶,居然将自己讬付给另一个男人,可能是见到了太宰的真心,还有婴儿们的出生吧。 

 

“好的,红叶大姊。”

 

这个责任,他非常愿意一辈子承担着。

 

“大姊,谢谢您。”

 

泪滴缓缓地从中也眼眶滑落下来。

 

“中也別哭了,是不是不想大姊我把妳交给太宰吗?还是要我把刚才的话收回?”

 

尾崎红叶的手抚上中也的头顶,安抚著她,同时也开开玩笑。

 

“我是因为太高兴才哭的,还有刚才那句话拜托永远都不要收回。”

 

在泪眼中中也回了红叶一个撒娇的微笑,软软的语气也像在撒娇。

 

不管孩子长大了,或是结婚生子了,父母(?)还是把孩子当孩子看,永远得疼他们、爱他们。

 

“好啦。现在要让中也好好休息,刚生产完也不能掉以轻心,所以我带了一些很补的食物来,要吃光喔。”

 

尾崎红叶将床头柜的东西拿下来,解开外面的布巾,打开盒盖,里头是满满的饭菜和炖汤,看得中也两眼发直,食欲不断增生。

 

“首领,我们走吧。还要準备一些东西给我亲爱的小弟子才行。”

 

大姊把便当放回床柜,推著森鸥外走出房门,转过头来向太宰打个眼光,便轻快得离开病房,留下他们三人。

 

太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怀里抱着孩子,观察孩子细腻的睡颜。

 

“太宰,也让我抱抱孩子。”

 

中也向太宰展开双臂,不满意太宰一直霸占孩子,她也很想抱抱怀胎十月的儿子。

 

等到中也抱到孩子,太宰便俯下身,拨开中也前额的浏海,将唇轻印在额上,一次次轻啄细嫩脸颊,最后是中原中也粉嫩的唇。

 

“谢谢你,让我有当爸爸的机会。这十个月辛苦你了。”

 

“傻瓜。你开心吗?”

 

青葱般的手指轻戳太宰的额头,脸上带着傻气的微笑。

 

“很开心,谢谢你。”

 

抓住中也的手指,放到嘴边一吻。

 

结束了这一吻,中也麻烦太宰将孩子放在一旁的保温箱里,尔后太宰又回到椅子上。

 

“要不要吃东西?”

 

太宰眼神示意著大姊带来的饭菜。

 

“好啊。肚子好饿喔。”

 

事实上她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进食了,饿到快前胸贴后背了。

 

太宰从柜子上取下便当,取下盒子,拿起筷子就要递给中也时,中也一连嫌弃的看着太宰

 

“怎么了吗?”

 

“你难道要我自己吃吗?”

 

那一天后,黑手党专属医院里都传著五大干部之一突然性格大变,餵生产完的爱妻吃饭,闪光到医院的电灯都快亮破了。

 

坐月子完的中也并没有马上回到总部,而是继续照顾孩子。太宰除了工作外,回到家也会尽量帮忙家事,帮忙照顾孩子。但有时照顾这孩子会遇到一些麻烦,就像以下这种情形吧。

 

在客厅的沙发上,穿着淡蓝色兔子装的小男婴,扁著小嘴,将刚才太宰餵他喝进去的牛奶全吐了出来。而另一头穿着粉红色兔子装的小女婴尽是哭闹不停不肯喝牛奶。

 

“你怎么又吐奶?妳怎么又哭?”

 

这些孩子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因为每次只要太宰一餵他喝奶,他就一定会吐奶,而且是吐到他身上,一次都没失误。而每次只要哥哥吐奶,在一旁的妹妹也总会哭闹。还有每次帮他们洗澡的时候,他都会开心得拍打水面,当然妹妹也是,让太宰没有一次不是湿淋淋的出浴室门。

 

身上的黑色衬衫沾著一些纯白的牛奶,又要换下来了。

 

“喂,你这小子,一直吐奶很好玩吗?快点喝才不会饿。妳也別哭了好不好?”

 

明明知道孩子们听不懂,但太宰经常和两兄妹这样对话,可能是想培养他们少的可怜的父子感情吧。

 

“你怎么又吐奶了,妳怎么又哭了啊?”

 

中也刚把厨房里的碗洗干净,进入客厅就瞧见全身沾满牛奶的太宰,还有他们的宝贝儿子扁著小嘴,宝贝女儿哭花了脸。

 

“我来餵好了,你赶快把衣服换下来,不然会著凉。”

 

中也坐上沙发,接手奶瓶和孩子们,催促著太宰的动作。

 

“看来妳又要多洗衣服了。”

 

“不会,是因为孩子嘛。”

 

一看到是中也,这孩子就会展露出他专属的灿烂笑容,瞬间中也的心柔软了下来,露出慈爱妈妈的笑容。

 

在一次都没有吐奶的情况下,中也顺利餵完奶。这小男婴还舒服得趴在中也的肩膀上,打个满足的饱嗝,眼皮又垂下一些。一旁的小女婴也跟著哥哥脚步步入梦乡。

 

这些看在太宰眼里很刺眼,这孩子居然从小就会跟他抢中也,好样的!真不愧是他太宰治的儿子。

 

“太宰,你怎么还不换下衣服,会著凉的。快去。”

 

郁闷的太宰只好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女儿独佔他的妻子,又屈服於中也的温柔,不甘心得转身步向二楼。

 

换完衣服回到客厅,看到中也正穿着大衣,手拿着钱包。

 

“你要出去?”昨天不是才大采购过吗?况且现在外头这么冷。

 

“嗯。因为奶粉没了,我得去买才行,晚上孩子才有的喝。可以帮我照顾一下孩子吗?”

 

太宰眉毛上挑,看着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宝宝们。

 

 这小子如果不一直吐奶的话,奶粉的消耗量就不会这么快了,也不用让他最亲爱的妈妈在这大冷天出门。

 

太宰上楼拿着外套下来,边走边披在身上,掏著口袋里的钞票。

 

“外面很冷,你留在家,我去吧。”

 

中也上前给了他一个深深的拥抱,纤细的手臂环著太宰的腰,表达自己的感激。

 

“……谢谢你。”

 

“呵呵。”

 

食指轻点玫瑰花瓣般的唇,想索取甜蜜的吻时,这孩子居然从恍惚状态清醒,还从沙发上爬了下来,爬到中也的脚边,想引起她的注意,打扰他们的亲密。

 

“哎呀,怎么现在在地上爬,很冷的。”

 

离开太宰的怀抱,中也蹲下来将孩子抱入怀,检查手脚有没有冻到,还细心得吹著气怕他冻伤了,一旁的太宰吃醋极了,只好离开现场。

 

“我出门了。”

 

中也当然有察觉到太宰对这孩子破坏他们好多次甜蜜而感到不满,她只好满足双方的需求,白天陪孩子玩,晚上陪太宰,但晚上她通常都累得睡着了。像在照顾两个小孩一样,既无奈又甜蜜。

 

“太宰,等一下。”

 

中也追到了玄关,左手抱着孩子,右手拿着一条黑色围巾,太宰正穿着鞋子準备出门。

 

将孩子交给太宰抱,下一瞬间他的颈部感到毛料衣物的温暖。是中也亲自为太宰围上围巾,仔细一看是中也上次织的黑色围巾。就在穿戴好后,中也轻拉着围巾,将太宰往下拉,两唇相印。

 

中也只想给太宰温柔的吻,但他渴望的不只这些,他还要更多更多,所以迳自加深了这个吻。

 

溼热的舌撬开贝齿,滑入里头引领著害羞的舌,两舌交缠著,又轻轻舔舐过每一寸嫩肉,吸吮柔软的唇办。

 

就在两人沉浸在甜蜜的吻时,太宰怀里的孩子不安分得乱动起来。大手轻抚他的头,这次他不准这孩子再搞破坏了。

 

良久后结束了这个吻,中也羞红著脸接回孩子。

 

“回来我们再继续,你已经好几天没有陪我了。”

 

他的小妻子都把精力留给孩子,这让他很吃味。

 

“哪有好几天,不是每天晚上都陪你睡觉吗?”

 

她红著脸忍不住反驳,她不是每天晚上都陪在他身边吗?

 

“你每次都累得睡着,任我抱你亲你都没有反应。”

 

想起好几晚中也都对他的吻和拥抱没有反应,他就有点洩气。还有每晚软玉芳香在眼前,不敢贸然动她,大餐看得到吃不到,让他累积不少的欲望。

 

“对不起嘛……最近有点累。除了照顾孩子,还要做家事,才会睡得那么沉。”

 

想起中也除了照顾活泼的孩子外,还要处理那么多家事,光是洗被牛奶弄脏的衣服就够辛苦了,他还向她抱怨。

 

“抱歉,是我不好。我也来分担家事,这样你晚上才有时间和体力陪我。”

 

“什么体力啊……”

 

怎么觉得太宰的话里带有暗示呢……

 

“我们很久没有亲热了,对吧?”

 

“讨厌!不要在孩子面前讲这种事啦!快点出门买奶粉!”

 

中也推著太宰出门,红颜透露出在意刚才太宰挑逗的话。

 

“来,来跟爸爸说拜拜。”

 

中也拉起孩子肥嫩的小掌,左右晃动表达再见,虽然孩子刚开始一脸不愿,但中也偷偷搔他的痒,让他露出真心的笑容。

 

“太宰,出门小心。”

 

中也温柔得一笑,那是他最喜欢的笑容了。

 

在路上太宰双手插著口袋,脖子上围巾阻挡了寒风,俊脸带着微微的一笑。

 

看到妻子和孩子灿烂的笑容,要他买一百罐奶粉回来也心甘情愿,只怕孩子喝不完而已。

 

看来,往后太宰治一家的生活,应该不会无聊,而是有趣和充满幸福的吧。

 

───END

评论(13)
热度(51)

© 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