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过激雷凯吹

疯子与魔女的爱情,肯定会轰轰烈烈。

——灣家人❤

【太中♀】I think you are the one.

*You are a apple of my eyes之番外


*生子文

 

*依旧是太中♀。

 

*OOC照常营运中。

 

就是如此爱中也小姐。

///


一年后的宁静夜晚。

 

客厅里亮着一盏小灯,橘发人儿努力硬撑快阖起海蓝色眸子,身体疲倦得陷入柔软的沙发,厨房里有冷掉的饭菜,中也正等待着她这礼拜第三次晚归的丈夫─太宰治。

 

碰巧刚好也是星期三,太宰从星期一就开始早出晚归,起床的时候少了他的拥抱,棉被只留下他的冷冷余温,房间充满太宰身上的肥皂清香,让她觉得好空虚。

 

再加上太宰都不回来吃晚餐,早起时也让她来不及準备午餐的便当。自己回来的时候都晚上九点了,孩子也睡了,一整天没有见到他,虽然只是短暂三天就让她好想念。

 

没有太宰的陪伴,晚上她只好做完家事,陪陪一岁多的两个孩子,等到兄妹俩睡了,自己再到客厅的沙发上稍作休息,偶尔看看电视,再不然就是独自看书看到睡倒在沙发上。

 

太宰治告诉他这礼拜都要跟首领讨论国外黑手党分支遭袭击的事件,要她安心。她知道他晚归的原因,却不知道他早出的原因。她选择相信他,但还是不免担心,怕他的身体吃不消,毕竟五大干部的工作量也是挺累人的。

 

但另一方面,根据女人的直觉,还有电视上的连续剧,她常常看一看无聊的肥皂剧后把里头的偷吃男人和场景,搬到脑中的太宰和办公室上,还联想把那些年轻貌美的女性下属,想成妖豔的第三者。

 

但没多久,开始斥责自己无聊的幻想。

 

太宰治是她的丈夫,不只是爱,她还要相信他,这才是互信互爱的婚姻啊。(?)

 

在幻想破灭后,她仿佛听到了极细微的开门声。

 

是太宰。

 

她赶紧拖著疲累的身躯迎向大门,打起精神给他一个想念的拥抱。

 

“欢迎回来!”

 

面对像小花猫扑到他身上的中也,太宰心里是一半开心一半担忧,但担忧还是居多,俯身下去给中也一个吻。

 

“怎么还不睡?以后別等我了,快睡吧。黑眼圈都要跑出来了。”

 

手掌轻抚过她的眼下,仿佛心疼著她这几天的辛劳。

 

“吃过晚饭了吗?”甜甜的语调让太宰没有再说下去。

 

“在总部随便吃了一点。”为了不让她担心,只好随便编了个谎搪塞一下以前的小东西。

 

“真辛苦啊!工作累又随便吃了点东西。”

 

捧著太宰的脸,她一脸不舍自己的丈夫没吃到好吃的东西。

 

没有责备他的不回来而导致饭菜冷了,反正饭菜可以当成明天中午的便当,刚刚好都没有浪费,这可是她精明主妇的策略呢。(计画通)

 

“没关系的,只要这礼拜顺利结束就可以回来吃饭。孩子睡了吗?”

 

太宰的眼神投向孩子的房间,他发觉自己好久没逗逗他们了。

 

“早就睡了。既然孩子已经睡了,那你也赶快去洗澡,早点休息吧。洗澡水我已经放好了喔。”

 

对她的细心和贴心感到温暖, 便在她额上印一吻,又将她抱起来,步向二楼的臥房。

 

“太、太宰!”

 

该不会他想要那个吧?她明天要上红叶的特训课的说。

 

“要带你去乖乖睡觉,不要熬夜,对身体不好。”

 

“你不也是,一直熬夜。”

 

将中也安置在床上躺好,盖好棉被,太宰坐在床边俯瞰著她。

 

“原来你这么想我陪在你身边,那我干脆不要洗澡,直接……”

 

说完精壮的身子作势覆了上来,惹得中也压低声音尖叫,不能吵醒睡着的孩子们。

 

“开玩笑的,我去洗澡,回来我要看到你已经睡着了,不然我会让你整晚不用睡。”口语中似乎带了点强悍的感觉。

 

太宰邪气得一笑,在玫瑰花瓣上的红唇轻啄一下,拿起床边中也为他準备好的衣服后,便离开臥室了。

 

太宰离开后,中也想着刚才的甜蜜,拉好了棉被,不一会儿就步入香甜的梦乡了。

 

在浴室的太宰脸上有著复杂的神色,透露出他负面的情绪,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轻轻叹了一口气,在充满雾面的镜子上写上他心里一直有的名字。

 

Chuya……

 

下一秒就用大手抹去字迹,步出浴室。

 

因为她今天有课程要上,所以提早起床。但太宰起得比她更早,又是只留下气味和体温给她了。

 

到了黑手党的训练教室,见到了同是红叶爱徒的泉镜花,跟平常不一样,她的表情不太好看,尤其是面对中也的时候。

 

“……镜花?镜花?”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下来,谁也不开口。

 

“啊啊?中也妳叫我啊?”

 

恍神的镜花被点醒了,面对中也她的表情又更难看了。

 

“怎么了?表情不太好看。”

 

出自於关心,如果有苦恼的事可以跟她商量,她们可是一同经历严苛训练的好伙伴。(补充:这里的镜花没有离开黑手党,反而红叶将他们两个带在身边。)

 

急忙放下手中武器,吞吞吐吐了许久,镜花才把一句完整的句子说完。

 

“那个……中也。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但我很确定我看到的没有错。”

 

“说啊,什么事啊?”

 

“就是啊……”

 

那一整天,中也都在怀疑和相信的矛盾下度过的。

 

又到了晚上,中也仍坐在沙发上等待太宰,脑子里却不断浮现镜花早上跟她说的话。

 

“我看到太宰跟他的下属在路上逛街。”

 

“怎么了吗?”

 

中也在心中解释那是太宰跟森鸥外讨论结束后在路上遇见下属,一起走段路罢了。

 

“是年轻的女下属,没有另一半,而且是连续三天。”

 

“什么?哪三天?”

 

“从星期一到昨天。”

 

镜花表示,晚上的时候,她在训练结束的时候要返回住处时,碰巧撞见的画面,当下有想过立刻跟妳说,虽然太宰依然冷漠,但女下属仍试着跟他说话。她偷偷跟了过去,然后知道他们去了几家高档的精品店。


还有那个女下属是黑手党中数一数二的美女,泉镜花认得她。没有男朋友的她不乏追求者,外表亮丽动人,身段婀娜多姿,凹凸有致,男人见了很少不动心的,但听说她只对有实力的男人有兴趣。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很确定就是太宰跟她。”

 

“镜花,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但是……他是我的丈夫,我选择相信他。”

 

虽然心里不免有些动摇,因为镜花所说的时间点跟太宰开始早出晚归的相符合,但太宰跟镜花的说法有出入,太宰是说跟首领谈公事,镜花说是跟女下属逛街,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中也,我想我继续帮你观察好了,一有动静我就通知你,但我希望不是我想像中那样。”

 

中也相信太宰,却不忍拒绝镜花的帮忙,只好抿著嘴答应了。

 

听见开门声,中也甩去脑中的画面,奔向大门,像这几天一样给太宰一个大大的拥抱。

 

在拥抱的那一瞬间,中也闻到了一股不属于自己的香水味,脸色瞬间刷白,瞪大了蓝色的眼睛。

 

在丈夫身上闻到不属于自己的味道,再加上镜花早上的话语,她不禁把电视连续剧的剧情套在自己身上,种种臆测让她心烦意乱,眼角的泪快溢了出来。

 

她反射性得低下头,用手捂著面,将眼泪往肚里吞。

 

现在都只是猜测罢了,早上听到的都是流言蜚语,她要相信太宰,所以不能哭。

 

“中也,你怎么了?”

 

太宰着急的拉开她的手,查看她的反应,脸上尽是担忧。

 

幸好泪珠快速得被抹去,努力撑起笑容,从太宰手里抽开自己的手。

 

“我没事,只是眼睛有点干。累了吧?快去洗澡吧。”

 

太宰若有所思得点了头,像昨天一样把中也送到床上后,拿着自己的衣物便去洗澡了。

 

躺在床上的中也,心里在相信与不相信之间拔河,想到后来太累了,便昏沉的进入睡眠。

 

仅仅一年半的婚姻,是不是遇到危机了呢?


────TBC


评论(4)
热度(50)

© 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