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过激雷凯吹

疯子与魔女的爱情,肯定会轰轰烈烈。

——灣家人❤

【太中♀】I think you are the one──2

*You are a apple of my eyes之番外


*生子文

 

*依旧是太中♀。

 

*OOC照常营运中。

 

就是如此爱中也小姐。

///



某日晚上,孩子的房间里,中也正独自哄著两个孩子睡觉。

 

“爸爸……妈妈…爸爸……”

 

两个孩子同时泪眼汪汪,小手不断在空中挥舞,口里说出很难得的字词:爸爸。

 

原来最讨厌太宰的孩子们也是会想念自己的爸爸的。

 

 ”乖,爸爸很快就会回来看宝宝的,先乖乖睡觉好不好?”

 

在中也的温柔安抚下,孩子们终于进入睡眠,口里仍喊着爸爸。

 

墙上的时钟刚过十点,中也轻轻地叹口气,不只是孩子,连她也想念太宰,这个礼拜一直担心著他,太宰今天又晚归了,而且比平常都还要晚。

 

镜花陆续告诉她太宰的动态,仍然是跟女下属逛街,还逛到了高价位的珠宝店,但她仍然相信太宰跟她说的:跟森鸥外谈公事。

 

在丈夫和朋友的话语间的拉力赛,她逐渐找不到平衡点。

 

打了个哈欠,小手臂伸直,伸了个懒腰。

 

平常她都很疲倦,都是在半朦胧的意识下等着太宰,因为明天难得有休假,所以她可以熬一下夜。

 

“没办法了……”

 

中也走到电话前,嫩白的手指放在话筒前,拨著一组电话号码。

 

“喂,这里是黑手党总部哦。” 

 

 从电话那头传来稚嫩的童音,想也知道是森鸥外最疼爱的小女孩──爱丽丝。

 

“爱丽丝,是我。太宰跟首领在一起吗?”

 

一阵子的停顿,像是在犹豫,等到中也想再说话时,爱丽丝连声答覆。

 

“嗯?中也你怎么了吗?”

 

“我没事。只是太宰到现在都还没回家,他跟我说:这一个礼拜他都要跟首领一起讨论公事,只是今天特別晚都还没回来。”

 

“那个……林太郎这一个礼拜準时五点就会带我去买新衣服,他没有一天是跟太宰碰面的。”

 

“什么?妳确定没有说错吗?”

 

“没有哦!”

 

 谜底揭晓了。

 

为什么?


 要瞒著我。

 

他一直都在骗人,一直瞒著她。

 

本来大家跟她说的那些消息她都不相信,她选择相信他到底,但这份信任看来是不用了。

 

“中也?你还好吗?”

 

电话那头传来爱丽丝关心的问候,中也忙紧回过神应答。

 

“我很好,不好意思打扰了。抱歉,爱丽丝,我先掛了。”

 

掛断电话后,她一直在犹豫,犹豫要不要把眼角的泪抹去。抹去了又能怎么样?眼泪还是会不争气得落下,她干脆选择放弃。

 

她选择放弃抹去眼泪,想选择放弃这段婚姻。

 

这时大门被推开了,是太宰回来了。

 

“中也?怎么还没睡?”

 

也像往常一样,他催促她早点睡。

 

一见著是他,她赶紧擦干眼泪,就算是要盘问,她也要保持冷静,不让懦弱的眼泪坏事。

 

“因为你今天比较晚回来,我很担心你。洗澡水已经放好了,快点休息吧。”

 

她承认她的懦弱,知道他骗了自己后还像平常一样关心他。

 

“孩子睡了吗?”

 

“睡了。今天也是跟首领讨论公事?”

 

她决定要设一个陷阱来试探他是否说谎,如果他没有掉入,那她选择相信他,如果他掉入了,那她选择质问。

 

“嗯。”

 

看来事实摆在眼前了:他说了谎。

 

脑中一幕幕尽是他和年轻女下属一起在路上逛街,吃晚餐,进昂贵的珠宝店,有说有笑,甚至被误认成是情侣或是夫妻,她就难过得过喘不过气。

 

“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走过来牵起她的手,中也又想起他们可能牵手或拥抱,或做出她不敢想像的事,牙关一咬,狠狠甩开他的手,当头给了他最严重的一击。

 

“中也?”

 

他不敢置信,中也居然会这么抗拒他的碰触,还像是被什么肮脏不堪的东西碰到,急着要回避。

 

“你骗人。”

 

“中也……”

 

急切的口气显示出太宰有些慌张了,跟外遇的男人反应一模一样,中也挑了挑眉,开始把她所知道的一切说出来,更咄咄逼人得质问他。

 

“有人告诉我他们在街上看到你和其他女生走在一起,我不信他们的流言蜚语,我选择相信你。我不管別人怎么说,我选择相信自己的丈夫。这种信任看来是不需要了。你这一个礼拜都在骗我对不对?”

 

她深吸一口气后快速说下去,不让他有回答的机会。

 

“什么跟首领讨论公事,我告诉你,首领这礼拜一直都跟爱丽丝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国外分支遭袭击的事件。我本来不会知道这件事,是刚才我担心你太晚回来,打去总部问爱丽丝告诉我的。如果我没有打,我也不会知道你一直把我蒙在鼓里。”

 

“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你是觉得我一直忙于照顾小孩和家事让你感到无聊是吗?但很抱歉的是这个家里只有我会做家事,我不做的话没多久这个家就会乱得跟老鼠窝一样,还是你觉得只会做家事的黄脸婆让你感到厌烦了呢?厌烦到让你喜欢上年轻貌美的女下属呢?”

 

这时她就像是法庭上气急败坏的法官宣判他的死刑,而他则是沉默的接受,他的沉默更令她生气。

 

“为了这个家,每天不断地接任务贴补家用。而你却跟年轻貌美的女下属一起在外面吃美味的晚餐,甚至还去了很贵的精品店。”

 

她甚至想着太宰为那个女人买了很贵的礼物,那她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

 

“不要以为搞外遇你还能全身而退,我不是那种为了爱而可以忍受一切的女人。如果离婚,孩子们我一定要,还有你名下的房子和财产我全都要。如果失去了这一切,那个女人还爱你的话,我真替你感到开心,因为你找到真爱了。”

 

脸上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没想到她短暂的婚姻居然落得这种下场,还枉费当时努力的爱着彼此,看来在外界的摧残下,他们的感情枯萎凋落,是这么不堪一击。

 

“还有孩子我不会让你看的,我会带着孩子躲到离你最遥远的地方,因为我的孩子才没有会搞外遇的爸爸。”

 

抬头望着太宰,在朦胧的泪水中,她看到了太宰紧皱著眉,嘴巴紧抿著,她知道那是太宰痛苦的表情,但他居然没有多做解释。

 

中也的伶牙俐齿在此时化作一道双刃剑,刺伤了太宰也刺伤了自己。

 

热泪纵横,中也的脸一红,咬著下唇,用手胡乱擦抹掉。视线对上太宰,看到他的表情,发觉自己刚才很意气用事,但气极的她不想再多做补救,此时心痛自己选择的男人背叛了她。

 

“还有,刚才孩子们很难得的说想念你,想见到你。”

 

这是让她最心痛的,因为流连於外头的风景,他连孩子也可以不顾。

 

粉拳一握,匆匆越过他身边,太宰的手想挽留她,但她闪过了。

 

“不要过来,让我一个人静一静,今天我跟孩子睡,快去休息吧。明天再来讨论离婚的事。”

 

等到中也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到最后毫无声响。太宰左手的拳头才落在墙壁上,收起拳头后一言不语的回到房间。

 

回到两人的臥房,看到床上中也已经帮他準备好的衣物,再想起中也刚才受伤的表情和眼泪,他便坐在床上单手捂著俊俏的脸庞,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左手上的伤口不断流出血,此时的他也无心理会了。

 

一夜没有入睡,他只有浅浅的阖上眼,让紧绷的情绪稍微缓和一下,大手探向一旁的床铺,还是跟昨晚一样冰冷空荡,她真的一晚都没有回来睡觉。

 

探向一旁的手收回,放在自己的前额上,他重重得叹了一口气。

 

不能否认的,这一个礼拜他真的骗了她,他承认他做错了,但他可以发誓绝对没有过想背叛她的想法,在这样的日子里弄得要离婚,都是他不对。

 

天色灰濛,仿佛透著一点光亮,看向闹钟,他该起床上班了。

 

温暖的阳光透进孩子的房间,中也缓缓从睡梦中醒来,趴在床边睡一整晚的结果是身体僵硬,脑袋里回想着昨晚的争执,脸上的泪痕依稀可见,她甩甩头打算不要再想了,再想也只是会头痛罢了。

 

正当她要起身时,一条小毛毯从她身上掉落,想也知道是太宰治帮她盖的。

 

中也安静快速得折好棉被,为的是不要吵醒孩子和去看看太宰还在家与否。

 

虽然昨天吵了架,但还是得做早餐给他吃。

 

一下楼就发现太宰早已经去上班了,整个房子里静谧幽荡,走到厨房,发现餐桌上放着太宰做的番茄三明治,一大一小的分量是给她和孩子的,是想靠这样赔罪吗?

 

近了一步到餐桌,发现三明治的盘子下压着一张纸,是离婚协议书?他一向讲求效率,连离婚也不例外。

 

上面的笔迹一笔一画勾勒得很清楚,她认得出来这是太宰的字迹。中也面无表情得看完,信的内容她看了好几遍,看完后她掩著面无声得哭泣著。


────TBC


后记:


有没有小伙伴愿意催更,不然写完这一篇又不知道要多久才有下文(゚∀゚)

评论(23)
热度(55)

© 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