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过激雷凯吹

疯子与魔女的爱情,肯定会轰轰烈烈。

——灣家人❤

【太中♀】I don’t know──2


*情人节贺文

*黑手党侦探社处於不开战状态。

*OOC一定有。

*生子。(大概吧

///

整整一个月没见到中也。

 

就算太宰再装的不以为意,其实早已察觉出来中也在躲他。

不用说,中午的便当没再来过,在太宰宅里属于中也的东西都被偷偷地搬走,总部早已被太宰治找遍也找不到她,更不知道她住在哪。

“太宰治你居然连个人也找不到!”内心不断地咒骂自己。也可能是中也太了解他的思维,才能躲的这么不留痕迹。

 

心里头也沉甸甸的,充满令人窒息的空虚。

中也离开后,他才发现自己很想念她银铃般的笑声,怀念她做的便当,更思念着两人每天短暂的相处。

听到她的笑声,自己也会不经意的开心。

 

吃过她的便当,这时才知道外面的菜有多难吃。

 

和中也相处过,冰封的心才会被温暖塞得满满的。

 

而那一夜的事,仅仅他们两人知道。

对中原中也而言,亲密的行为是结婚后才能发生的,就算他们已经同居了,他也不敢动她。

动了她,就代表她要成为他的妻子。

 

但是现在找不到她,要怎么解释呢?

 

正当太宰烦躁地揉著深褐色头发,推开桌上的文件时,一头褐色头发加上戴着歪一边帽子的人冲进了他的办公桌的领域。

 

“太宰,我们去吃午餐吧!”

 原来是乱步先生……太宰微瞇眼。

“今天中午大概又要吃拉面了。乱步先生也真是的,一直吃拉面也不会腻吗?”

 

因为中也没有再準备便当,所以太宰只好勉强吃外面的饭了。最近乱步一直找他吃饭,他不是有爱妻便当吗?

“又是吃拉面?”口味清淡的他只能吃最不油腻的盐味拉面。

“那当然!”

 

两人坐在红色吧台前,老板熟练地把两碗拉面放到面前,白烟袅袅升起,溶入冷冷的冬日虚空。汤头的香味扑鼻而来,乱步碗里的叉烧油光闪耀,马上被咬了一口。

“你不是有与谢野小姐帮你準备的便当吗?怎么最近一直吃拉面?”太宰道。

 

“那你呢?你不是也有谁来着的帮你準备的便当。”嘴里咬著叉烧的乱步含糊地应答,这个回答让太宰说不出话来。

 见太宰久不回答,乱步便自己说了起来。

 

“其实她怀孕了。”(我想看你们的孩子#)

 

带点丝丝幸福的微笑,又喝了口汤。

 

“但是因为是初期所以不是很稳定,所以向社长请求能否让她暂时別来侦探社,让她做待在家里。”

 

“没想到竟然是你先当爸爸,手脚还真快。”太宰夹了口面。

 

“那你跟她呢?”

 太宰停下手部动作,将面放回碗里。

 

“我们出了点事,我一直找不到她。”

“那你现在最好快去黑手党那里。”乱步正襟危坐起来,严肃地说。

 ”怎么了?中也现在在那吗?”太宰大力地把筷子放在桌上。

 

“刚才回来的路上,看到她拖著行李往里面走去。她什么都没跟你说吗?”

 

听完话的太宰马上离开面摊,火速前往黑手党总部。

 

“喂!喂!太宰!”看着太宰马上消失在他眼前,面也没吃几口。

 ”至少先付个钱吧。”

 

迫於无奈,乱步只好把两碗拉面都吞下肚和付钱。

 

太宰赶到黑手党总部,中也和两位看起来不像本国人的一男一女正準备离去,他知道再不叫住就要永远失去她了。

“中也!”音量大概是太宰太宰至今最大的一次。

 中也带着疑惑惊讶的蓝眸回头,中也的橘发甩了一大圈,双唇微开,不敢相信叫住她的人是那个冷静沉著的他。

 从远方看来,太宰喘著气,汗从额角落下,蹙著好看的眉,勾魂的双眼紧紧盯着她。

 ”太宰……”她不懂为什么太宰会来,但大概是乱步告诉他的吧?

 中也转身向他们请求给她一点时间,点头后默默远离现场。

 

一阵刺骨的寒风刮著,两人之间只有对望和沉默。

“太宰……你怎么来了?”两人都向前迈进离彼此近一点。

“你要出任务是吗?多久以后回来?回来我有话要……”

“两年。”

“什么?”

“我要去英国两年,单纯为了解决分部的问题。如果那里环境不错,可能会在那定居不回来了。”

“还有可以替代的人吧?一定要你吗?”

 

待在异乡两年太久了,不管是对他或是中也。

 

“是我自己要去的。”在太宰说出要对她负责后,她就决定要去了。

本来踌躇不前的心瞬间下了决定,决定要离开这里一阵子,所以接下了这个任务。

“为什么?是因为我吗?”他不想再独自一人了,他想和她生活。没有中也的生活尽是空白,少了笑声和关心。

“不是的,这是我自己决定的。”虽然最后把她推向这个决定的是太宰的那句话,但还是自己的决定。

 

剎那间,她落入了好深好紧的怀抱。

“嫁给我。”

 太宰将下巴轻顶在她的头顶,这样的动作使中也可以听到他加快的心跳和刚跑完步的喘气,从太宰的身上传来熟悉的味道。

“为什么?为什么求婚是用在这种时候?只是为了那时候的负责吗?”中也痛苦地想着,不懂太宰为什么要说这些话,眼泪垂在眼角。

“对不起在这种时候求婚,但我希望你先结婚再去好吗?”

“太宰……”埋在他宽阔胸膛的她呢喃著,好想环住他的腰。

 

蓦地中也使尽力气挣脱怀抱,把又爱又讨厌的他往外推,又伸手擦掉眼角的泪。在这时刻,中也没发觉太宰眼里的惊讶和受伤。

“我们已经不可能了,一切都已经结束,我已经不爱你了。”她故作坚强地微笑说着。

“就在你说负责的那一瞬间。”

“……”他的沉默使她害怕,但只好硬著头皮说下去了。

“在我知道这么多年来的感情只换得到你的负责,而不是承诺时,我知道我们结束了。能听到你求婚我很高兴,但那已不重要了。”中也垂下眼帘,表情疲倦。

“中也……”双手垂下,太宰突然觉得这一切好陌生,他们是怎么了?

不懂。

“没关系……一切都不重要了……我累了。”中也幽幽然地说。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只是眼神不再对望,不再聚焦在对方身上。

 

静静的过了几分钟后,中也才打破沉默。

“我差不多要走了。”转身準备离去,消失在现场的两位也恰好回来。

“等一下!”太宰準备上前。

“別过来!”

时间仿佛瞬间冻结,大家的动作都停滞了。

“拜托……別过来。就让我走吧。坚强的背影留给你,至少我给你最后的印象是勇敢的。”

“出发吧。”

车子只用了短短时间就消失於太宰治的视线范围内,三人的快速离开,留下他一人,任冷风吹著面无表情的脸庞,一遍又一遍。

 

三人静静地坐在车内,谁也没有说话。

“那个……中也大人?”陌生女性用标準日语试探地问。

“叫我中也就好了。什么事?”头也不回地回答。

“你真的要来?”

“当然。不然我为什么跟你们走?”冷冷的声音仿佛能使周围空气下降几度。

“我看得出来你很舍不得。”

“我没有眷恋。”

“那你为什么在哭?”

在旁边的另一人已察觉到中也微微地因哭泣而抖动的身子,自己只能默默的地上卫生纸。

防备被攻破的中也终于忍不住,只好央求司机停下来,啜泣的声音越来越大,泣不成声。

 

她不懂,为什么离开太宰治的她并不会更快乐,取而代之的是像嚐到黄莲般的苦涩。

 

就算离开他了,她还是好爱好爱他。

────TBC

///

后记:

嗯……大家情人节快乐( ゚∀゚) ノ♡

开学伤不起啊!(叹气

评论(5)
热度(46)

© 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