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过激雷凯吹

疯子与魔女的爱情,肯定会轰轰烈烈。

——灣家人❤

【泉司】医疗30题

✎___Chanven°:

#如果触雷了有话好好说不要挂我qwqqqqq#
#泉司大法好    泉总好男人#



【泉司】  医疗三十题


1。打针恐惧


白色的四壁 ,白色的诊疗室。一袭白衣的主治医师晃了晃手里的注射器,倚在墙上,半开玩笑地对他的病人问道:“怎么,司君怕打针吗?”
“才……才没有。”坐在病床上被叫做司的少年别过头去咬着嘴唇,努力地使自己不去看主治医师。
“那,给你打针的是我的话,还怕吗?”
“……不怕了。”


2。拜托了,救救他


“濑名前辈,救救它吧……拜托了。”
“我又不是兽医怎么可能会给猫治疗啊?!超~烦人!”


3。手中掌握的生命


“濑名前辈给别人做手术的时候会紧张吗?”
“不会。”
“但是前辈的手在抖。”躺在手术台上脸色苍白的少年有些困难地伸出手,捏住濑名泉的衣角。
因为这次动手术的对象是你啊,小鬼。
我现在手里掌握的……是你的生命啊。
“司君这算是安慰我吗?我可不需要。把脸上硬挤出来的笑给我收回去,难看死了啊。”


4。手术台上的【——】


“唔……唔啊……”
“啊啊,在手术台上做有些委屈你了。不太舒服吧?”
朱樱司摇摇头,嘴唇贴上对方的脸颊。
是你的话,怎样都可以啊。


5。护士装


“所以为什么是女装!!!”
濑名泉无视了那人的抗议和不满,不紧不慢道:“我觉得挺适合司君的。”
“濑名前辈太恶趣味了!前辈是魔鬼!是devil!”


6。全身检查


“所以前辈不要在全身检查的时候对我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7。无能为力


濑名泉两手抄在胸前,无奈地看着坐在床上捂着嘴不肯吃药的那个小鬼。
啊啊,还真是没办法。对这小鬼的话自己真是无能为力呢。
“吃完药后破例允许你吃零食好不好?”


8。在病床上的永别


床头的电子仪器上显示着一条横线。
司抓紧了躺在病床上的濑名泉的手。
“为什么你救不了你自己呢。”


9。军医


“濑名前辈要安全的回来哦。”
我一定会毫发无损地回来啊。为了你。


10。我的工具呢


濑名泉一边给病人赔笑脸,一边翻箱倒柜地找他的听诊器。
他想起了司早上那句听起来像是赌气的话。
“濑名前辈只知道欺负我真是太过分了!这样会丢东西的!”
下班回家绝对要好好收拾那小鬼一顿。这是濑名泉心里唯一的想法。


11。消毒水味


泉因为工作的原因,身上一直有着消毒水的味道。
刚刚睡醒的司趴在床上,脸埋在泉的枕头里。
有消毒水味。
这个时候,那个人应该早早地起床,给自己做好了早饭并且放在餐桌上,他却咬着一块面包就匆匆忙忙地去上班了吧。
但是,枕头上的消毒水味,却让自己觉得那个人一直在家里呢。


12。血冷感(就是看到血无感)


电视里放着恐怖片。泉对那些画面完全不感冒,司因为害怕捂上了眼睛。
“濑名前辈不怕吗?”
“那些血腥场面吗?不怕。因为工作原因见血见多了,所以渐渐的也习惯了。”
说完他瞥了一眼旁边因为害怕而捂上眼睛缩在沙发一角的司。
“如果司君怕的话,”
他伸出手抱过司,让司坐在他的腿上。
“那就看我好了。”


13。晕血症


“原来司君有晕血症啊。”泉拿着棉签,蘸了些消毒水涂在自己刚才不小心被划伤的地方。
“才不是晕血症。”
只是不想看到前辈受伤而已。


14。专家门诊


“濑名医生,如果你再在轮到你开专家门诊的时候把你的小同居人带来当众公然卖腐,弄的现场没几个来就诊的病人反而全是磕了假药的BL写手的话——我就要炒你鱿鱼了。”
医院院长如是说。


15。庸医


“您可真是个庸医啊,朱樱医生。”
泉啃咬着司的锁骨。
“没有治好我的病反而加重了它呢。请问您给我开的是什么药,会令人疯狂地想占有你的药吗?”


16。药物的副作用


“唔、唔……”
睡梦中的司轻轻呻吟着。
泉拿起司刚刚吃的药,看了下药的名字。
啊啊……这个药的话,有副作用的。会容易导致头痛呢。
他放下药瓶,走到床边,俯下身轻轻吻上司的额头。
“很难受吧。不舒服的时候好歹依靠一下我啊,你这小孩。”


17。牙医


某日,某知名医院知名牙科大夫濑名泉在家拿着一张蛀牙的图,一脸严肃地教导他的小男朋友:“再吃甜食你的牙就会变成这样。”
然后没收了朱樱司所有的零食。


18。打完针给糖吃


濑名泉无奈地看着眼前不停抽噎着的小男孩。
小孩子都那么害怕打针吗。
他叹了口气,从抽屉里拿出一颗糖,送到那孩子面前。
红发紫眸的孩子停止了哭泣,仰起头看着濑名泉的脸。
“给你的哦。”
年轻的医生微笑道。


19。误诊


“你们这儿的那个新来的实习心理医生到底行不行啊?”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子不满的声音。
“新来的实习心理医生?朱樱吗,请问朱樱医生怎么了?”前台接电话的护士小姐有种不祥的预感。是出什么事了吗?
“他误诊!我说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建议我去跟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子直接说。可是我喜欢的人是他!”
“……那个如果您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可以挂了吗?”


20。某处流血不止


“如果不会做菜的话就乖乖叫外卖,省的你把手弄成这个样子而且还要我来处理真是超~烦人!”
濑名泉一边生气地抱怨着一边小心翼翼地给司包扎伤口。
“我看你这小鬼以后也没必要碰菜刀了,因为你绝对会切到手弄的血流不止。”
司低下头,咬着嘴唇。
濑名泉注意到了他的心情,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周末我教你。给我认真学啊,小鬼。”


21。[手术中]


濑名泉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焦急而不安地抓着衣服。
那小鬼什么时候出事的?伤势怎样?为什么是别的医生给他做手术?会不会弄疼他?
居然弄的我这么紧张,你这小鬼绝对完蛋了啊。
不过,先给我好好地出来啊。


22。江湖郎中


“老爷,为什么城里那么多名医,少爷单单指名要那个江湖郎中给他治病?”
“谁知道呢。不过那个江湖郎中的医术倒还不错?”


23。失职


医院下班后。只有两个人的诊疗室。
“司君今天拿错了药水呢。还好发现的早不然就出事了。”
主治医师将新来的实习医生按到在诊疗室的病床上,手抵着实习医生的下巴。
“失职了呢。该怎么惩罚才好呢?”


24。不配合治疗


忍无可忍的濑名泉粗暴地将司的手用领带捆住,压制住司的反抗,黑着脸用没接上针头的注射器抵着司的脖子,压着怒火在司耳边说道:
“小鬼,你再不配合治疗,等你病好了就完蛋了。”


25。植物人


“别给我装死啊你这小鬼。”
“等你醒过来我绝对要狠狠欺负你。”
“……”
“你还有心跳吧,那就快点醒过来啊。”


26。病毒


濑名医生最近状态不太好。
他觉得自己可能感染了一种叫朱樱司的病毒。


27。心理医生


濑名泉是出色的心理医生。他的同事朱樱司也是。
濑名泉是个不敢对自己喜欢的同事说“最喜欢你了”的胆小鬼。他的同事朱樱司也是。
“自己的心事都处理不好,算什么心理医生啊。”
两个人都这样想到。


28。住院


“每次你这小鬼生病了我都得照顾你真是超~烦人。”濑名泉将药和午饭放到床头柜旁。
“快点给我好起来然后出院。”
因为家里少了你,都不像家了啊。


29。抢救无效


只有两个人、被反锁起来的抢救室。
“濑名前辈最近都不理我呢。”朱樱司坐在病床上,解开上衣的几颗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
濑名泉则倚在抢救室的门上,一脸“请开始你的表演”的表情。
不得不说朱樱司刚才的举动成功地激起了他的兴趣。但是泉觉得自己还能再抢救下。
【不就是个小鬼吗我绝对不会……】
然后他看见司脱下裤子,翘起漂亮的腿。
濑名泉觉得自己抢救无效了。


30.太平间


“如果司君比我先进了那个地方的话下辈子再遇到司君我绝对会狠狠欺负你。”
“请濑名前辈不要说这么难听的话。以及如果濑名前辈比我先进了太平间我也会很生气。”

评论
热度(95)
  1. 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___Chanven° 转载了此文字

© 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