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过激雷凯吹

疯子与魔女的爱情,肯定会轰轰烈烈。

——灣家人❤

【太中♀】I don’t know──3

*黑手黨偵探社處於不開戰狀態。(和平相處)

*我流設定,不適者自行離開

*OOC一定有。

*生子。(大概吧

*小孩出沒!!!!

///

遠離一萬公里的距離。

 

轉眼間過了兩年,多虧這兩年間有中原中也的精確管理和盡責下屬的卓越的能力下,分部的勢力也大幅提升,造福了那些人。

 

已經到了期滿的兩年,她要回到橫濱了。

 

中原中也從分部走了出來,不忘戴上掩蓋口鼻以防被認出,快步行走到一間不大的新式公寓。 

 

上了三樓按了門鈴,一身學生水手服的女人應門,正是谷崎潤一郎最心愛的妹妹──奈緒美,當初的惡趣味之氣減緩,取而代之的是溫柔的氣質,手裡抱了一個熟睡的孩子。(社長派這兩人幫忙輔佐中也)

 

孩子的皮膚白皙,頭髮有些許褐色,五官端正,是個可愛的男孩子,簡直像是太宰的縮小版。

 

“不好意思,今天你放假還要你幫忙照顧楓太。”

 

中也將孩子接了過來,讓他靠在她胸膛熟睡。

 

“才不會,再說我也很喜歡和小孩玩,好想要有可愛的孩子喔。”

 

“那就去找個對象吧?找到後你一定很快就會有的!”

 

在抵達英國的兩年中也一直擔心著孩子該怎麼辦,直到她在某次任務中偶然發現到原來偵探社還有一個這麼心地善良的女生存在。又剛好他們還到英國,除了她之外再也想不到有誰可以幫忙。

 

“才不要呢!比起找對象我倒想跟哥哥一直在一起。”

 

“相信我,妳會找到的。”

 

“今天楓太精神很好,玩到剛才才睡著。”

 

“讓你很苦惱吧?這麼精力旺盛。”

 

“我想說的是:我覺得他很適合踏上妳曾走過的路。大概是因為遺傳自他的父親吧?”

 

瞬間中也臉色一沉,顯然對於剛才的對話感到尷尬不自在。

 

“中也,你是真的不打算讓楓太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誰嗎?就算隱瞞,總有一天孩子也是會想去找尋他的根本,追溯血緣的源頭啊。”

 

“楓太沒有爸爸。”在她心裡,楓太只有媽媽,就算是單親家庭,她也會盡量給楓太充足的愛,不會讓他感到冷落。

 

“我是不清楚你們之間有什麼誤會,但我相信他很重視你。”

 

“奈緒美,我跟他是不可能的。我們在兩年前就結束了。他並不重視我,我也不想他因為負責才建立起的家庭,這樣對誰都不好。”

 

他的負責,提出的求婚,她一一打回票不收。

 

因為在她心裡,婚姻不是兒戲,不能隨便,要有充足的感情基礎才能走下去,但顯然的,他們沒有。

 

見說不動她,奈緒美換了個話題。

 

“沒幾天我們就要回去了,想必英國的大家都很不捨。”

 

“我也很不捨這裡,說真的英國是個好地方,我也想過要在這定居下來,但為了楓太的健康著想,我們得搬回去。”

 

楓太天生體質不好,和在中也一同在異鄉生活是一大折磨,中也在左思右想後決定還是搬回橫濱。

 

懷裡的楓太抽動了一下,嘴巴微微張開,不忍吵醒他,中也趕緊道了謝便急忙回家休息。

 

由於亂步得知消息的大肆宣傳,他知道明天就是中也回來的日子,太宰躺在深色床上床思索著,情緒焦躁。

 

一是因為她終於回來了,另一是因為不知見了面要怎麼反應。

 

當初中也離開的時候,他的思緒一片空白,擁抱和脫口而出的求婚也被她拒絕,最後目送她的離開。

 

他知道,中也說要離開他,是認真的。

 

在英國的這兩年,中也常常寫信回來。除了工作上的進度報告外,中也還會寫給親朋好友報告自己的近況,像是首領、紅葉、鏡花甚至是那個愛貓狂社長,惟獨他從沒收到任何一封。

 

這兩年內中也沒有回來過橫濱,即使是特許放假,她仍然待在英國。

 

真不知道這兩年是怎麼度過沒有她的日子。

 

實在是焦躁到無法平緩,他起身到了廊亭,坐在那欣賞皎潔的月亮,抽起菸來。

 

煙霧裊裊上升,融入夜晚冷冷的虛空,為月兒的朦朧再蒙上一層薄紗。

 

開始抽菸也是在中也離開後吧? 

一個個想念她的夜晚往往不得其解,他只好灌醉自己,或是讓自己陷入抽菸後微醺的狀態,這樣他才能安然入眠。

 

中原中也最討厭他喝酒或抽菸了,這是他知道中也少數討厭的東西。不想被她討厭,所以他不讓自己成癮,只是偶而用來排解情緒。

 

過去的自己太遲鈍了,等到目視離去的背影他才清醒,那一瞬間他差點喊出聲,不知道要喊些什麼但他想一直喊著她的名字,然後像是以前一樣,她回過頭來,甜甜地一笑,向他揮手並停下來等他。

 

但他沒有,她也沒有。

 

要說造成這段感情失敗的原因,也許本身最清楚只是不想面對吧。

 

剛開始他真的很用心經營這段感情,常一起散步或談天。但同居後,他以為中也了解他的想法,所以就很少口頭的表達,但每天的便當他都是心存感激得吃,晚上回到家他覺得是該給兩人休息的時間和空間,所以就沒打擾他,殊不知這樣的體貼是造成兩人疏遠的原因。

 

對於這樣急速降溫的感情,中也當然不習慣,卻勉強自己配合。最後到了關鍵的時間點,他們沒把話說白,他沒有及時安撫她的不安,事情發生了,他的話語又讓中也誤會,最後的求婚時間點也不對。

 

但該死的,這些都是中也走了以後他才察覺出來的。

 

手指間的灼熱感喚回他的注意力,找了菸灰缸並擰熄火燄。

 

望著隨風向上送的煙霧,如果這些不愉快也能這樣消失,他是再希望不過。

 

“歡迎回來!”愛麗絲稚嫩的聲音在踏進總部時清晰地從身後傳了過來,太陽黃的髮色在昂光照耀下閃閃發亮,熱情地揮著手,他還是像以前一樣又叫又跳的。

 

“我回來了!”中也也揮揮手回應。

 

送她回來的是兩年前的那對男女,陪伴她的還有抱在懷裡的楓太。

 

除了愛麗絲之外,還有森鷗外、芥川、紅葉、亂步也來迎接,但卻不見太宰蹤影。

 

“你可終於回來了!英國好玩嗎?”森鷗外一臉笑瞇瞇地看著自己。

 

由於有段距離,他們看不清應懷裡的楓太,等到他們確實看到時,沒有一個人不驚訝無語的。

 

第一天回到橫濱的中也就為這寧靜的橫濱投下最具破壞力的震撼彈了。

 

中也沒有和身旁的人提起楓太的事,因為她本來打算不回來,而是在英國度過平靜的日子。

 

中也掛起微笑,將楓太轉面向大家,輕撫柔順的涅髮。

 

“抱歉這麼晚才向大家宣佈,我來介紹一下,中原楓太,我的兒子。”

 

那一秒,隱身在暗處裡的人也不禁顫抖一下,露出少見的吃驚表情。

 

“那是……中也的孩子?”

 

“也是……我的兒子?”

///

────TBC

评论
热度(50)

© 特价买空气送洋芋片 | Powered by LOFTER